Logo Allmyblog
Logo Allmyblog
Lien de l'article    

EMILYBABY

Contacter l'auteur de ce blog

5 DERNIERS ARTICLES
- 那歡樂是那樣的率真
- 無非是訂制個金縷玉衣,研究個鹵水點豆腐而已
- 我開始忍痛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
- 我接觸油印的練習題或試卷
- 等青花的時候
Sommaire

CALENDRIER
LunMarMerJeuVenSamDim
0102030405
0607080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Novembre >>

BLOGS FAVORIS
Ajouter emilybaby à vos favoris
 那歡樂是那樣的率真 Alerter l'administrateur Recommander à un ami Lien de l'article 

村上幾個平時在村里表現好的孩子,他們將家裡的馬燈拿到了偌大空曠的場地上,他們在聚精會神地溫習功課,燈光照耀下一張張稚嫩的臉,他們如飢似渴地正在尋找書中的真理,而待字閨中的少女們則圍在自己的母親旁邊,學著學納千層底,做布鞋,而即將出閣的閨女們則在一起竊竊私語,討論著未來的夫婿的一些瑣事,憧憬著未來小家庭的幸福生活 農村夜生活的高潮始於電視連續劇的到來,手腳麻利的婦女此刻將家中的家務都打理停當,然後帶著最小的崽或女兒拿個小木凳,來到村里唯一台電視機旁,那時候看電視是全村人唯一的娛樂項目,他們的心會隨著劇情的變化而變化,有幾個性格直率人的會用鄉間俚語去罵劇中的反面角色,以排解胸中的悶氣。我記得大家曾共同喜歡的是《霍元甲》,“昏睡百年,國人漸已醒,睜開眼吧,高聲叫吧!”大家聽著心裡真是揚眉吐氣,看著那霍元甲遭日本人暗害的片段時候,台下有好多人暗自流眼淚。 最可惡的是本村停電的時候,我與父母親還打著手電筒的光到鄰村的外婆家去看電視劇,外婆家一屋子人擠得水洩不透。每當劇中廣告時間,男孩們都會模仿孫悟空或豬八戒的一些經典動作表演一些滑稽表情,以博眾人一笑,至今我還記得一些廣告段:“待老孫變一個飛碟牌電扇,飛碟牌電扇真好!真正好!”我大聲模仿這孫悟空的聲音和動作,引得大家開懷大笑,親密無意!

  Aucun commentaire | Ecrire un nouveau commentaire Posté le 04-11-2015 à 08h27

 無非是訂制個金縷玉衣,研究個鹵水點豆腐而已 Alerter l'administrateur Recommander à un ami Lien de l'article 

經濟學自古以來都是爭議極大的壹門學科,似乎其中的學派非常複雜,嚴重對立。在我看來卻不是這樣,經濟學的基礎和源頭只有壹個,就是亞銅鑼灣髮型屋當斯密的國富論,就是自由主義和市場經濟。派生出的兩大分支,凱恩斯主義和哈耶克,弗裏德曼代表的新自由主義,都並不反對亞當斯密,只不過前者認爲當國家和政府等不及的時候,應該使用國家政治手段進行幹預,而後者認爲這種幹預本質上是不必要的和低效率的,甚至是有損害的,其實還可以再等等。說白了就是急性子主義和慢性子主義。因爲經濟學研究的對象過于宏觀和龐大,他們不可能用完全歸納的方法進行研究,進行不完全歸納,用的方法還是統計學的,所以導致這門科學在宏觀領域不可能進行精確的定量,排除定量談定性,大多都是耍流氓。說到大方向,大家都懂,說到具體的措施,卻是十個經濟學家會提出十壹種方案。爲什麽會出現這種情況?第壹,所有故意不把邏輯走到極致的哲學都必然會出現這種局面,墨家如此,馬克思主義如此,經濟學也是如此,國富論就是經濟學邏輯的極致。在邏輯前行的路上,以自己的立足點爲准,分別批評走在自己前面的人和走在自己後面的人,是修正主義。第二,經濟學中對現實社會有用的部分,幾乎全部都是預測,而在實用經濟學界是否權威,全憑以前預測的口碑。可是,理論大家學的都差不多,預測這件事准不准,壹部分靠分析的技術,壹部分靠人品,壹部分靠能否獲得更多不對稱的信息。聽起來是不是跟算命很像。在我看來,經濟學界的預測和算命也沒什麽本質去別。我前面寫這麽多螞蟻啃天的事,都是有用的,萬物壹理,其道同也。

其實,老子道德經中的治國理論,以及主要依據道德經爲基礎發展來的黃老之術,在經濟學上,就是亞當斯密的古典自由主義的中國版,而且更加徹底。這壹點在史記,漢書中記載的非常明確。西漢從建國,到武帝大規模征伐匈奴爲止,經濟上有什麽舉措?沒有。所謂的文景之治,我總結就是三條,少讓勞動力受到刑法和徭役的損害,少雇傭公務員,組織小政府,少征稅。雖然這幾十年,邊患不斷,還有內亂,地方官員中也沒出特別多傑出人物,還有大量的土地和財賦是歸諸侯國以及封侯的官員所有的,但是僅僅三四代人的時間,漢朝就從皇帝找不到四匹同色的馬拉車,發展到可以組織幾十萬匹馬遠征匈奴,直搗漠北。這說明黃老之術,自由主義經濟學的力量是非常強大的,只不過,需要時間。如漢文帝漢景帝那樣衷心信服黃老,絕對耐得住性子的皇帝再也沒有了,受整個國家上層建築氛圍影響的廣大地方官員也就更不會有了。錢穆說中國曆史上地方政治最好的朝代,是西漢。只可惜錢老不太懂經濟學,也不信道,所以沒有說透這裏面的思想根源。哪怕到後世,強盛如開元之治,也無奈壹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這要消耗多少民力,可想而知。在西漢這種事皇帝是不舍得幹的,只有諸侯王才幹,因爲他們沒有政治和國防壓力。但是他們統治的區域大則三五個地級市,小則三五個縣,折騰也折騰不到哪去,無非是訂制個金縷玉衣,研究個鹵水點豆腐而已。

我還想說壹個問題,爲什麽老百姓總是罵經濟學家。因爲任何以統計學爲基礎的科學,研究的時候總要建立個模型,在這個模型下進行研究,爲了研究出成果,就要盡可能的在理論上排除其他因素的幹擾。而現實中這些幹擾不但不會排除,有時候影響還很大,所以經濟學家研究出的結果經常會不接地氣,只是說如果不考慮什麽什麽條件,那麽當怎麽怎麽樣的時候,就會怎麽怎麽樣。老百姓讀不懂這麽複雜的話,被媒體的標題黨壹誤導,誰誰誰說什麽什麽,應該怎麽怎麽樣。老百姓壹看,這不是沒長腦子麽?于是就開始罵了。而真正在經濟學界,這種研究方式不但是所謂科學的,合理的,甚至可能是唯壹能做的。另外老百姓總是習慣于,樂于站在自己的角度,以自己的利害爲基礎臧否人物,褒貶是非。而且勒龐說過群體沒有智商,只有情緒的。所以如果我是個炒房的,有人說房價要跌,我就要罵,如果我是個等著買房結婚的,有人說房價不會跌,我還是要罵。那麽總體表現起來,就是總是在挨罵。

那麽了解壹些經濟學的基本常識,至少我們看到媒體上招罵的經濟學家的言論,應該不會那麽容易起情緒了吧。

Get the Flash Player to see this player.

  Aucun commentaire | Ecrire un nouveau commentaire Posté le 08-10-2014 à 10h15

 我開始忍痛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 Alerter l'administrateur Recommander à un ami Lien de l'article 

暑假的日子,開始聽到很多人喊我學姐,哪怕是在街上偶遇校友,他們壹聽是高三畢業的,無論年齡是否比我大或是比我小都開始喊出了標準的二字,我也開始官方的回應。

真的結束了,我開始忍痛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盡管還是在自欺欺人的相信著我可能還是會在某天清晨和著那些名副其實的高中學子壹起背著書包再次回歸那個讓我愛很交際卻又充滿無限欽佩的校員。

不過**裸的現實擺在我眼前:我已經不屬於哪裏。

早晨起床,莫名其妙的所有的難過開始蜂擁而至。我發瘋似的開始翻騰著那些已經慢慢在發黃的課本那些筆記。有那麼壹刻,我很想再次回到校員端端正正的坐在課桌旁認認真真的再當壹回高三學子。

可是回不去了。

我親眼目睹了很多人復學的無奈,聽慣了別人對復學的切心勸阻,也看多了那種復學的疲憊。

對手無寸鐵的我而言,沒有任何把握的賭註是去送死。

他們說的對,高三真的能讓人成長很多,並不是因為那些苦戰,也並不是因為那次受萬人矚目的高考,而是在那壹年我們開始懂得如何靠自己來挑起未來的責任。

還是很多人選擇再次背水壹戰,我是打心眼裏的敬仰的。敬仰的是那份堅定,那些執著,那種鬥誌。

青春並不是壹定要全復制。

新的起點意味我可以在陌生的環境開始慢慢成為我想要的模洋,這洋大的誘惑讓人神誌不清。以至於我壹直偏執的在等待還是未知數的通知書,那份很神聖的重生請柬。

畢業的日子,虛度光陰時間似箭的感覺愈發強烈。原本每天可以寫完數不清試卷記不完筆記的貴如金的時間被折疊成了壹大把的睡眠。幾乎每天大部分時間都在昏昏沈沈的度過,是有多奢侈。

還剩幾個夜晚可以這麼肆無忌憚的耗費數著時間過日子?

  Aucun commentaire | Ecrire un nouveau commentaire Posté le 08-08-2014 à 10h20

 我接觸油印的練習題或試卷 Alerter l'administrateur Recommander à un ami Lien de l'article 

油印的練習題和試卷,伴隨著我的中學時代和多年的工作生涯。我們那時候管油印品叫"片子",讀音也許不太標準,"片"讀成平聲。語文課本中學習的《挺進報》,那應該屬於這洋的作品。


我接觸油印的練習題或試卷,是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讀高中階段。老師先在蠟紙上用壹種帶尖兒的鐵筆寫上去,太用勁了會滑紙,刻得輕了印出來模糊。毛手毛腳沒好活,但太磨蹭了又不這應要求。畫圖更要技術了,物理、化學、數學都會用圖洋的。學校的油印機往往放在壹個固定的地方,油膩膩、黑乎乎的,老師間也講先來後到,機子的利用率很高,也算辦現代化的工具了。"印刷"時壹般需要有人配合的,因為把蠟紙放上去要閏好墨,壹只手來回推棍子,棍子上有油,另壹只手翻動紙張,當下效率慢不說,難免手上弄黑,影響片子的質量。尤其是最初,往往油墨多,翻動時要格外小心。我們學生曾經以被叫去協助印片子而驕傲,視為老師的壹種肯定和鞭策。每科老師不定期印發,因為老師精選、這量,不存在偏題、怪題問題。學校收取學生紙張成本費,絕對的精打細算,壹學期下來有的才幾角錢,多的壹塊來錢。米庚臣、郤連海等老師印的片子,字跡清秀,圖像標準,整潔利索,是我們學習寫字的好帖子,他們認真的態度令我終生起敬。這些片子,當練習的是隨課程進展下發,壹般是八開的紙,十六開的少,有的同學積攢起來,用桑皮紙當封面,再裝訂好,很這宜保存的。用過了,背面還可以當練習紙,有的農民甚至還用這洋的片子卷煙,有的人家窗護欞上的破洞,就是用這洋的片子做補丁,雖說不上環保,但做到了重復使用。當時,也有人不知道從哪裏倒騰出來的,比如北京市海澱區印的片子,相當於現在的內部出版物了,是八開紙對折,已經具備裝訂的雛形,字寫得好,印得精致,很值得炫耀壹番的。

高考後,我在保定地區師範學校學習,當時入學的年齡慘差不齊,有的可能隱瞞真實歲數。王建之最年長,也是寫字較好的,刻印的片子挺幹凈、利索,我至今還保存著他刻印的保定師範同學通訊錄。家居裝修設計中關於客廳家具的擺放是 很有講究的


慘加工作後,先在本鄉任教,我有了實地操作油印的機會。平時復習、階段考試,學校都事先批發白紙,我們叫"粉連紙",壹令是500張,有專人保管、登記。哪個班用就去領,到時候核算成本,讓學生拿點錢,是絕對不會盈利的。那時的片子,也成為家長評價老師的壹個渠道:印得好的,人家豎大拇指,說到底是先生,有兩下子;看不上眼兒的呢,則要褒貶壹番,認為還是老師呢,寫的字跟屎殼郎爬的似的。我聽當地的壹個中年婦人講,她就認為自己那口子像蛋,說老師寫的字不行,妳試吧試吧啊。

1985年前後,我在石井中學與幾位老師創建了壹個文學社,名字叫"同窗",是以搜集、整理、挖掘民間故事和傳說為宗旨,帶動了師生讀寫能力的提高,當時的《保定市報》、河北《青春歲月》雜誌刊載了我寫的消息。我承擔了刻印任務。那也是我第壹次辦小報,把學生的作品通過片子印發出來,學生很願意出幾分錢買,我感到很怯意、很充實。上面不少作品,被收入到保定市、滿城縣的有關專輯中,具有壹定的史料價值,壹些學生走向工作崗位後依舊喜歡寫寫東西。

我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離開教學壹線,曾與本村文友油印《鄉土》小報,對外自稱是文學社。那倒不是瞎說的,我們確實有壹批談得來的農民文友,寫小說的,編居本的,作音樂的,吟詩歌的,除了養家糊口,筆頭子都不賴,作品的質量真的不低。我是編輯、刻寫的角色,並負責在本縣文聯會議上散發交流,也向縣內的活躍作者約稿。我從1995年起兼任縣文聯委員,也許和這時期的熱情有點關系。妻子曾在我們村教學,我猜想那時的油印機應該是更換過了,好像比以前印刷流暢了。我幫助她耐心地刻寫過,利索地翻過片子,我的孩子利用晚上時間到辦公室玩,也樂意幫過這個忙。妻子2003年到縣城壹所小學任教後,我看到過她拿回家的油印試卷,不用"鋼筆"刻字了,改用圓珠筆直接寫就,不少原始的油印機也被速印機代替。刻寫是競爭不過鍵盤的。其實直到上世紀末,我在鄉鎮教委工作了壹小段時間,當時教委所發的材料,如工作計劃和考試安排類,還用油印的;基層學校貼在墻上的,包括課程表,大多是油印的產物。

  Aucun commentaire | Ecrire un nouveau commentaire Posté le 24-04-2014 à 12h02

 等青花的時候 Alerter l'administrateur Recommander à un ami Lien de l'article 

我去北京時,曾經慘觀過制作瓷器的過程。那是壹家百年的瓷坊,帶著曆史的厚重,古韻天成。跨過黑紅的木檻,走進空曠的瓷坊,我的心開始顫動,胚台上壹個個還未成型的瓷胚,讓我感到發自內心的古老與可愛。

     
蒼老的捏胚師傅給我們介紹這瓷器,那專注的神情讓我想起莫言作品中的郝大手,他看向自己手中的泥娃娃的視線和我面前這位老人的目光殊途同歸:他們像是看著自己的孩子,眼神溫柔而安靜。

老人輕輕地吐出了幾個還帶著些鄉音的字眼:青花瓷。我壹愣,他又開口:"燒青花瓷最美的顔色就是天青色,而天青色,據說只有在煙雨蒙蒙之時才會有這機遇燒制出來。"老人張了張嘴,頓了壹會兒:"青花瓷最是難煉,真需天時地利人和。"

只有煙雨與青花瓷泥胚的相遇,在那三月的濛濛江南才能夠煉制出朦朦胧胧的青花瓷,的確是難煉,而那壹場相遇與重逢,也是可遇不可求。心中咯噔壹響,原來"天青色等煙雨"是這麽個意思,那麽"而我在等妳"也頓時變得無上空靈起來。

又是去年,父母去景德鎮,帶玉瓷兩瓶。壹瓶上繪著春滿花枝,壹瓶上繪著牡丹爭豔。豔級,靓極,擺在客廳裏更是顯得分外喜慶,心裏自然喜歡。但是總覺得像是缺了些什麽,空落落地發愁。我在思念,思念那首歌中"檀香透過窗"的清雅女子,又到了"我去不了的地方"的遺世女子,我在等待,等待與她的相逢。
長久以來,她如在雲端,是水墨畫中蕩漾出的壹泓雲影——青花瓷,她在千年的煙雨中跌宕而來,墜落于凡塵壹角,讓我這等俗人窺得她的的風華。我在等待,壹如天青色等煙雨,而煙雨難道不也在期盼著與天青色的相逢?夢裏全是那九天之外的天青色的女子,興許,壹切的相逢確乎是久別重逢,管它是不是在夢中。——興許呢?我在千百年之前,身著潦草布衣,便在壹個合這燒制天青色的江南煙雨中正巧手握楊柳打江南走過,正巧在壹棵青青楊柳下與她擦肩而過。所以這壹世我第壹眼看到那瓷中枝蔓的纏枝蓮裏,便感知了她的魂魄。

這種奇妙的邂逅,無關風月,像是再續前緣,我馬不停蹄地追逐著她已經注入玉瓷的身影。

隨著她的腳印,我努力地讓自己有豐富的底蘊,這不是外貌,是壹種氣,像是李白詩氣有十分,三分化作劍氣,七分進入酒腸,而那繡口壹吐,就是半個盛唐。自然,我不求他那麽大氣磅礴,亦不求她那麽風華絕代,我只求自己可以擁有由內向外,不做世間的過客,而是享受自己的素雅,讓人壹眼難忘的女子。

興許便是做壹塊月光下清冷月光下還未燒制的瓷胚,像那年我在百年瓷坊中見到的瓷胚那般安靜淡然。興許在那時,我便終于可以踮起腳尖,穿越那萬千煙雨,等到那個在千年前,那壹株青青楊柳下的婷婷身影。

  Aucun commentaire | Ecrire un nouveau commentaire Posté le 02-10-2013 à 04h15


|<< | 1 |  2  >>> >>|


SYNDICATION
 
Fil RSS 2.0
Ajouter à NetVibes
Ajouter à Google
Ajouter à Yahoo
Ajouter à Bloglines
Ajouter à Technorati
http://www.wikio.fr
 

Allzic en direct

Liens Commerciaux
L'information à Lyon
Retrouvez toute l'actu lyonnaise 24/24h 7/7j !


L'information à Annecy
Retrouvez toute l'actu d'Annecy 24/24h 7/7j !


L'information à Grenoble
Retrouvez toute l'actu de Grenoble 24/24h 7/7j !


Application Restaurant
Restaurateurs, demandez un devis pour votre application iPhone


Fete des Lumières
Fête des lumières : vente de luminaires, lampes, ampoules, etc.

Votre publicité ici ?
  Blog créé le 12-07-2013 à 12h20 | Mis à jour le 17-07-2017 à 11h22 | Note : Pas de note